文森特·孔帕尼:嘿传球给我别射门

曼城的每个球迷都能理解这三个字的意义,而且幸亏在那个晚上,文森特·孔帕尼决定不接受队友的这种指令。

在边线外,瓜迪奥拉看起来越来越急躁,大喊着向球员们传达指令,就像是一个人在与一群看不见的蜜蜂作斗争一样,夸张地挥舞着手臂。这时,所有四肢都摇摆起来的瓜迪奥拉,显然不希望看到球飞上卡斯珀·施梅切尔身后的看台上。

每个身着天蓝色的球员都希望孔帕尼明智一点,做出安全的选择,不要做任何愚蠢的事情。

津琴科怎么会敢朝着孔帕尼这么喊?孔帕尼是队长,是护身符,是灵感之源,而与他相比,津琴科只是个傻小子。

孔帕尼清楚地知道每个人的想法。他可以听到京多安的喊话,甚至可以说他听到了所有人的话。当时是这样的情况:之后有人拿出了一个统计数据,孔帕尼自2013年以来就没有尝试过禁区外的射门。

「这令人沮丧,」孔帕尼随后解释说,「每个人都在说,“别射门,别射门!”。我真的能听到。这很烦。我想:“等下,我的职业生涯走到现在,不是来让这些年轻人告诉我要不要射门的!”然后我就起脚了。」

孔帕尼在周一早上醒来,就发现那不会仅仅是简单的一天。「以前我有这种感觉,在醒来时感觉自己要去做些事情。坦率地说,在过去五场比赛中,我都有这种感觉。但是那天早上,我绝对是在醒了之后意识到,我要去做一些特别的事情,重要的事情。」

文森特·孔帕尼一直都很喜欢泛光灯下的大场面,尤其是压力越来越大,几乎令人窒息的那种大场面。

也许你还记得2012年4月他在对阵曼联的比赛里的那粒头球进球?这场比赛的胜利帮助曼城在还剩下两场比赛的情况下来到了榜首,并最终拿下了1960年代以来的第一个顶级联赛冠军。

「文森特在需要的时候,就会把所有的技能都掏出来了。」曼城后卫约翰·斯通斯说。

毫无疑问,这在2019年5月6日尤为重要:那天晚上莱斯特城作客伊蒂哈德,这是当赛季英超的倒数第二轮。

两天前,利物浦在第86分钟由奥里吉打进制胜球,在圣詹姆斯公园3-2绝杀了纽卡斯尔联。很简单的数学题:瓜迪奥拉的球队必须得到3分才能重回榜首。如果对阵莱斯特的比赛没能取胜,那么利物浦只要在最后一轮主场击败狼队,就将赢得联赛冠军。

比赛到70分钟,当孔帕尼拿到球并开始前进时,比赛仍然没有进球。没有莱斯特球员上前阻止他:因为那是文森特·孔帕尼啊,他再也不会用脚射门了,不是吗?

离他最近的莱斯特球员詹姆斯·麦迪逊退缩了,哈里·马奎尔必须保持住防线的稳定,威尔弗雷德·恩迪迪没有任何反应,哈姆扎·乔杜里应该要观察到这次危险。

这是火箭般的一脚射门,是绝望和灵感的融合,也许孔帕尼还释放了一些怒气。但这也是一个懂得如何射门的人,打出的一脚力量与准确兼具的射门。

球飞向球门的过程中仍在上升,直窜横梁与立柱的交界处——在足坛,球门的右上死角会被称为「邮票」。

这是曼城那个赛季在各项赛事中打进的第100个进球。更重要的是,这是冠军争夺战中的决定性时刻。

不过,尽管京多安的喊叫让孔帕尼恼怒,却没有让他改变想法。孔帕尼在那一年出版的书《三重胜利》(Treble Triumph)中再一次强调了这一点。

「我不喜欢被告知这些事情,」孔帕尼写道,「我讨厌这种事情。队友可以索要球,没问题,但不要对我说「别射门」。从我很小的时候起,我就一直不喜欢被告知自己不要做什么事情。这是最我讨厌的东西。」

德布劳内给比利时老乡的新书写了序。他写道:「我从没见他在训练中进过球。尽管他可能说他进过,但其实没有。」

利物浦主帅尤尔根·克洛普在家中垂头丧气,几乎无法相信他刚刚看到的一切。球队队长乔丹·亨德森在之后回忆时说道,他家的电视「几乎从墙上掉了下来」。

当时我们不知道的是,这会是孔帕尼最后一次带领球队主场参加联赛。尽管事后来看,比赛结束时有一个相当明显的暗示:当时他的队友向他冲来时,他擦干了眼泪,望向看台上所有那些兴奋的脸庞——他知道,他将在那一月结束后离开球队。

在为俱乐部效力的11年间,孔帕尼共为曼城出场360场,其中包括265场联赛。他赢得了四次英超冠军,而很多人忘记了他的转会费——就在阿布扎比财团收购前一周,曼城以600万英镑的价格从汉堡签下了他。

在孔帕尼来到曼彻斯特的第一周,曼城仍由他信·西那瓦接管。他记得,当时在训练场上还没有咖啡机。当他提问时,得到的回复是:「我们可以给你倒杯茶。但是咖啡?不,朋友,这个俱乐部没有咖啡。」

此后发生了很多变化,并且对于孔帕尼来说,他的职业生涯长期以来似乎无休止地经历着康复、复出、伤病和失望。这并不总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他受伤的次数超出了他的记忆范围,尤其是在最糟糕的2016年,他甚至问过曼城是否要抛弃那些多愁善感的情感,将他解约。

他缺席的比赛比出场的比赛还多。尽管听起来很残酷,但当曼城主帅轻拍玻璃杯表示对米卡·理查兹的伤病记录不满意时,很可能会想起是不是罗伯托·曼奇尼还是选错了人。「施华洛世奇。」他这样评价,暗示球员是水晶制成的。

但是,他们意识到孔帕尼太有价值了,不可能放手。最终,他找到了一种不伤身体就可以打比赛的方法。

大卫·席尔瓦在技术上更有天赋,阿奎罗更可能占据了头条新闻,亚亚·图雷更富有活力,而德布劳内已成为英格兰最出色的足球运动员。然而,没有人比布鲁塞尔政客的儿子,文森特·让·姆波伊·孔帕尼更具勇气。

雕像会来的。在明年某个时候,孔帕尼将会被邀请回到曼彻斯特,为雕像揭幕。这将会是曼城主场外的一系列雕像中的第一个。设计一直处于保密状态,只有少数人可以看到。

但是,如果雕像展示的瞬间是孔帕尼打入这一粒制胜球的瞬间,应该也没有人会感到惊讶。马丁泰勒是怎么说的来着?没错,孔帕尼,是曼城的「惊奇队长」。

津琴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见。「我无法形容,真的。那是绝对的传奇。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对文森特……」津琴科从椅子里站起来,低下头,双手做出膜拜状

瓜迪奥拉没有这么夸张,但他被问到孔帕尼为什么能在真正的英超巨星中占据一席之地时,他眼睛闪烁着光芒,如此回答:

原标题:《文森特·孔帕尼:嘿!传球给我,别射门!丨英超60星 vol.40》

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